隱公篇(八年)

  1. 八年,春,宋公、衞侯遇于垂。
    1. 左氏曰:八年,春,齊侯將平宋、衞,有會期。宋公以幣請於衞,請先相見,衞侯許之,故遇于犬丘。
    2. 穀梁曰:不期而會曰遇。遇者,志相得也。
    3. 發微曰:垂,衛地。
    4. 劉氏傳曰:何以書。接乎我也。我未有接之也,其曰接乎我何。諸侯有過於我者,雖無事為,必以禮交之道也。餼牽云乎,芻米云乎。垂者何。吾近邑也。
    5. 意林曰:宋公衞侯遇于垂。輕財重禮,自為正之具也。人之爭也,常於其所怨。其怨也,常於其所親。
    6. 程氏傳曰:齊侯將平宋衞於鄭,有會期。宋公以幣請於衞,請先相見,故遇於垂。宋忌鄭之深,故與鄭卒不成好。無諸侯相見之禮,故書曰遇。
    7. 後傳曰:特相遇不書。書宋衛,將以為參盟也。
  2. 三月,鄭伯使宛來歸邴。【○左邴作祊】
    1. 左氏曰:鄭伯請釋泰山之祀而祀周公,以泰山之祊易許田。三月,鄭伯使宛來歸祊,不祀泰山也。
    2. 權衡曰:八年鄭伯使宛來歸祊。杜氏云:「宛,鄭大夫。不書氏,未賜族。」非也。苟取不氏者,以未賜族説之耳,人誰知之,翬、溺則以為貶,柔、挾則以為未賜族,僑如及遂則以為尊夫人,宋督、宋萬之比則以為從赴。人豈能知之乎。
    3. 公羊曰:宛者何。鄭之微者也。邴者何。鄭湯沐之邑也。天子有事于泰山,諸侯皆從泰山之下,諸侯皆有湯沐之邑焉。
    4. 穀梁曰:名宛,所以貶鄭伯,惡與地也。
    5. 權衡曰:八年鄭伯使宛來歸邴。穀梁曰:「名宛,所以貶鄭伯」。非也。魯為大國,猶有未命大夫,獨稱其名者。況如鄭小國乎。
    6. 微旨曰:趙氏云:邑者先祖所命於天子者也。而以與人,其罪著矣。淳聞於師曰:參譏之也。鄭不當歸,魯不當受,宛當諫止。書曰「鄭伯使宛來歸邴」,所以異於「齊人歸讙及闡」。
    7. 發微曰:祊,鄭邑,天子所封,非魯土地,故曰來歸。定十年「齊人來歸鄆(音運)讙龜陰田」,皆此義也。先言歸而後言入者,鄭不可歸,魯不可入也。鄭人歸之,魯人受之,其罪一也。入者,受之之辭。宛不氏,未命也。
    8. 劉氏傳曰:未有言我入者,其曰我入祊何。祊非我有也。何言乎祊非我有。王者制諸侯之地也,有常。鄭不得與諸人,魯不得取諸人。平者義也。入祊者利也。不正其以利為義。夫苟以利為義者,亦必以利廢義。君子恥之。
    9. 程氏傳曰:魯有朝宿之邑,在王畿之内,曰許。鄭有朝宿之邑,近於魯,曰祊。時王政不脩,天子不巡守,魯亦不朝。故欲以祊易許,各取其近者。故使宛來歸祊,歸魯。來,言易也。朝宿之邑,先祖受之於先王,豈可相易也。鄭來歸而魯受之,其罪均也。
    10. 後傳曰:田邑皆書取。(據防郜)此鄭邑也,則曷為謂之來歸。於是桓王即位四年矣,而莊公始朝,王不禮焉,鄭有志于叛王而合諸侯。渝平,歸祊,皆遜辭也,糾合之道也。
  3. 庚寅,我入邴。
    1. 權衡曰:我入祊。杜氏云:「桓元年,乃卒易祊田。知此入祊,未肯受而有之。」非也。經云入祊者,既入之矣,又何未肯受而有之乎。若魯未肯受祊,經書其入,是仲尼誣君之惡也。原杜氏之意,蓋見桓元年傳云:「鄭伯以璧假許田,為周公祊故也。」此自傳誤。隱公時,鄭人歸祊者,鄭自欲與隱公也。桓元年以璧假許田者,桓公以許田與鄭,眞易璧玉也。傳乃并而言之,謂鄭人以祊易許,而不顧隱八年已有我入祊之文。且許田者,魯本受封之地。詩云「居常與許」,是也。地名與國同者,魯多有之。莊公築臺于秦,築臺于薛,豈眞近秦近薛哉。傳見許國近鄭,不悟魯是地名許田,因謂鄭欲得近許之田,故以祊易許,混合兩事,并為一説。而杜氏遂倍經信傳,扶成其僞,可謂有功于左氏矣,未可謂知經也。
    2. 公羊曰:其言入何。難也。其日何。難也。其言我何。言我者,非獨我也,齊亦欲之。
    3. 權衡曰:八年我入邴。公羊曰:「言我者,非獨我也,齊亦欲之」。非也。經但言我,實不言齊。誣齊亦欲失其眞矣。
    4. 穀梁曰:入者,内弗受也。日入,惡入者也。邴者,鄭伯所受命於天子,而祭泰山之邑也。
    5. 程氏傳曰:入者,内弗受也。義不可而彊入之也。
    6. 後傳曰:入,未有言我者。言我,交譏之辭也。
    7. 【附録】左氏曰:夏,虢公忌父始作卿士于周。
    8. 【附録】左氏曰:四月,甲辰,鄭公子忽如陳逆婦嬀。辛亥,以嬀氏歸。甲寅,入于鄭。陳鍼子送女,先配而後祖。鍼子曰:「是不為夫婦,誣其祖矣。非禮也,何以能育。」
  4. 夏,六月,己亥,蔡侯考父卒。
    1. 穀梁曰:諸侯日卒,正也。
  5. 辛亥,宿男卒。
    1. 權衡曰:宿男卒。何休曰:「宿男先與隠公交接,故卒襃之也。不名不書葬者,與微者盟功薄,當襃之為小國,故從小國例」。按:宿當是時眞小國矣,又何説從小國例乎。若宿本無國,今襃為小國,可矣。宿自有國,無説襃乃為小國也。有王者作,必不比天下之諸侯而誅之。況肯比天下之諸侯而廢之乎。諸侯不廢,國故其國也。宿雖不與公盟,猶是小國君也。何強紛紛乎。
    2. 穀梁曰:宿,微國也。未能同盟,故男卒也。
    3. 權衡曰:宿男卒。穀梁曰:「未能同盟,故男卒也」。審如傳言,又何以知其非狄道而無名者乎。
  6. 秋,七月,庚午,宋公、齊侯、衞侯盟于瓦屋。
    1. 左氏曰:齊人卒平宋、衞于鄭。秋,會于温,盟于瓦屋,以釋東門之役,禮也。
    2. 穀梁曰:外盟不日,此其日,何也。諸侯之參盟,於是始,故謹而日之也。誥誓不及五帝,盟詛不及三王,交質子不及二伯。
    3. 發微曰:此言庚午宋公齊侯衛侯盟于瓦屋者,甚之也。諸侯日熾,紛紛籍籍,相與為羣,歃血要言,自是卒不可制也。瓦屋,周地。
    4. 程氏傳曰:宋爲主也。盟,與鄭絶也。
    5. 許氏曰:春秋之初,宋公先齊,序爵也。其後乃以國之小大為次,唯主會者為之矣。
    6. 後傳曰:諸侯初參盟也。傳曰:「諸侯之參盟,於是始」。有參盟,然後有主盟矣。春秋之初,宋魯衛陳蔡一黨也,齊鄭一黨也。鄭有志於叛王而合諸侯,於是渝平於魯齊,亦為艾之盟,以平魯;為瓦屋之盟,以平宋衛。所謂成三國也。東諸侯之交盛矣。
  7. 八月,葬蔡宣公。
    1. 公羊曰:卒何以名而葬不名。卒從正,而葬從主人。卒何以日而葬不日。卒赴,而葬不告。
    2. 穀梁曰:月葬故也。
    3. 發微曰:三月而葬。
    4. 程氏傳曰:速也。諸侯五月而葬,不及期,簡也。
    5. 【附録】左氏曰:八月,丙戌,鄭伯以齊人朝王,禮也。
  8. 九月,辛卯,公及莒人盟于包來。【○左包來作浮來】
    1. 左氏曰:公及莒人盟于浮來,以成紀好也。
    2. 權衡曰:公及莒人盟于浮來。杜氏云:「莒人,微者。不嫌敵公侯,故直稱公。例在僖二十九年。」今按僖二十九年翟泉之盟,傳曰:「在禮,卿不會公侯,會伯子男可也。」然則傳例以卑不會尊,杜意反謂卑可以會尊也。公侯之卿不可當公侯,子男之微者而當公侯乎。且卿不會公侯,非為嫌也,為其不敵也。卿可以會伯子男,非為不嫌也,為其足相敵也。若以微故,不嫌敵者,卿不嫌于公侯,而嫌于伯子男,不可會伯子男,可會公侯也。
    3. 公羊曰:公曷為與微者盟。稱人則從,不疑也。
    4. 權衡曰:公及莒人盟于包來。公羊以謂:「實莒子,稱人則從不疑也」。非也。無故貶莒子為人,意以謂當使微者隨公,不使公隨小國之君也。夫公及小國君盟,何不可,而反欲隨微者卑稱乎。欲為隠公張義,其實乃損之耳。
    5. 穀梁曰:可言公及人,不可言公及大夫。
    6. 權衡曰:公及莒人盟于包來。穀梁曰:「可言『公及人』,不可言『公及大夫』」。非也。莒人即莒大夫,微故稱人耳。若可言人,不可言大夫,及晉處父盟,何不曰「及晉人盟」乎。
    7. 微旨曰:淳聞於師曰:凡公獨與外大夫盟,例不書公。及齊高徯、晉處父盟是也。所以罪齊晉也。此特書公者,莒小國也。非大夫所敢盟公,是公自欲與之盟耳。所以譏公之失禮,且明非大夫之罪也。
    8. 發微曰:公與莒人盟,非莒人之罪也。凡公與外大夫盟,内斥言公,外大夫稱人,惡在公也。此年「公及莒人盟于浮來」,成二年「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陳人衞人鄭人齊人曹人邾人薛人鄫人盟于蜀」,是也。内不言公,外書大夫名氏,惡在大夫也。莊十有二年「及齊高傒盟于防」,文二年「及晉處父盟」,是也。浮來,莒地。
    9. 劉氏傳曰:莒人微者也。公曷為與乎莒之微者而盟。公欲之也。何用見公欲之也。公與大夫盟沒公。以其不没公,知其欲之也。非公之輕南面,而下與大夫盟也。
    10. 意林曰:公及莒人盟于浮來。『易』曰:「謙,尊而光,卑而不可(逾)〔踰〕。」隱公之謂謙矣,而春秋譏之何哉。((渉他)〔渉佗〕、成何執牛耳。)
    11. 程氏傳曰:鄰國之交,講信脩睦可也。安用盟爲。公屈己與臣盟,義非安也。
    12. 後傳曰:公及大夫盟,則不以大夫敵公。(據齊大夫、晉大夫之類)非大夫也,則但稱人。
  9. 螟。
    1. 程氏傳曰:爲災也。民以食爲命,故有災必書。
    2. 【附録】左氏曰:冬,齊侯使來,告成三國。公使衆仲對曰:「君釋三國之圖,以鳩其民,君之惠也。寡君聞命矣,敢不承受君之明徳。」
  10. 冬,十有二月,無侅卒。【○左公侅作駭】
    1. 左氏曰:無駭卒,羽父請諡與族。公問族於衆仲。衆仲對曰:「天子建徳,因生以賜姓,胙之土而命之氏。諸侯以字為諡,因以為族。官有世功,則有官族,邑亦如之。」公命以字為展氏。
    2. 權衡曰:無駭卒。傳曰:「羽父請族。公命為展氏。」杜云:「無駭,公子展之孫。」非也。若無駭,眞公孫之子,當其繼大宗也。賜氏久矣,何待其死而賜氏乎。且禮云:公孫之子,以王父字為氏。(魯)〔曾〕非言其死而後氏之也。然則無駭,固公孫也。羽父請族者,為無駭之子請族也。子展稱公子,無駭稱公孫,無駭之子未有稱也。此其所以請之也。若必公孫之子死,然後賜族,則無駭為終身無所氏也。故曰:不明於禮矣。
    3. 公羊曰:此展無駭也。何以不氏。疾始滅也。故終其身不氏。
    4. 權衡曰:無駭卒。説已見二年。
    5. 穀梁曰:無侅之名,未有聞焉。或曰:隱不爵大夫也。或説曰:故貶之也。
    6. 發微曰:不氏,未命也。九年挾卒,同此。
    7. 程氏傳曰:未賜族,書名而已。
inserted by FC2 system